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虽州里 >正文

阿Q之死

时间2019-09-23 来源:予欲无言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一次读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高中时期的语文课本上读到的,当时新学期刚开始,老是在讲台上叫了我的名字,我便精神抖擞、三步并作两步走上讲台去接过了手里的那一堆书。新书散发着一股独有的味道,有点像油墨的味道,又有点像纸张的味道,也许都有。我贪婪的呼吸着新书的味道,然后在一堆书中找到了历史课本,信手翻阅了一会儿后,又拿起语文课本。在目录中,我看到了《阿Q正传》,一长串省略号后写着鲁迅。于是便读了起来,初读并不觉得怎样?仅仅当作报刊杂志上的一个娱乐来读,读完就觉得有些可笑,谈不上同情阿Q,也没想到讽刺、抨击封建对人的摧残之类的术语。

  后来语文老师上课讲到这篇时,才了解到阿Q只是封建时代某一类悲惨人物的典型代表,他们麻木不仁,他们愚昧无知。特别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被王胡抓住辫子在墙上碰了几下后,逼迫阿Q说――不是儿子打老子,是打虫豸。这样的精神胜利法更类似于当代人的自我安慰。自我安慰也有可取之处,至少心理平衡,在无法更改客观事实的情况下让自己心里好受些,我觉得是可以的。当然,不能一味的用精神胜利法来欺骗自己,偶尔作为心理调节剂就足够了。

  阿Q给我最深的印象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他在赵家舂米时,借助着微弱的油灯灯光,他来到吴妈面前,鼓起说:“我想和你困觉。”如此干脆直接,换做是我,顶多想想,要是叫我开口说这种下流无耻的话,我还是难以启齿。一是这种话伤风败俗、毁人名节,二是我有色心没色胆,三是最重要的,我根本不吴妈,北京哪家医院治疗颠娴病最好任她长得跟嫦娥似的,在我眼里她和一堆猪肉没什么区别?第二件事是阿Q欺负尼姑庵的小尼姑,因为觉得小尼姑是弱势群体,便说些什么见了尼姑晦气的话。正好附近店内有喝酒的闲杂人喝彩助威,阿Q便来了兴致,不仅捏了小尼姑的脸蛋,还摘掉小尼姑的帽子摸了一把。这大概是阿Q有生以来第一次与的肌肤之亲。他的手沾有小尼姑的体香,要是换做是我,我不会几年不洗那只手,而是打算把那只手砍下来,然后用福尔马林泡着,这样,小尼姑身上的味道才能经久不衰。

  首先声明,我不是阿Q,我不想和吴妈困觉,也不想为了取悦别人而在小尼姑的头上摸上一把。吴妈被阿Q在言语挑逗后,她便寻死觅活的,足见吴妈是个正经人,不正经的是阿Q那一晚躺在床上的淫邪之思。也许是小尼姑残留在她手上的余香滋长了他对女人的渴望,于是乎便想当然对女人有了一种精神上的,至于身体上的冲动还未来得及实施就夭折了。挨上几棍子打后,桃之夭夭去了。这是可悲的阿Q。

  我在想,倘若阿Q是个像西门庆那样有钱的公子,花点小钱,再找个阎婆惜牵线搭桥,别说是潘金莲了,就算是马金莲、刘金莲、张金莲,都能唾手可得。不能像西门庆那般也行,退而求其次,可以学学纨绔子弟们偷偷闯几回青楼,有钱就有片刻之欢,又怎么会对一个无半点风韵的吴妈动了情。阿Q没有英俊的脸庞,没有可供他挥霍的祖上基业,没有吟诗弄月的八斗文采。他只是个可怜的小人物。

  当阿Q进城后,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大包衣服回到未庄后,因为衣服质量好,卖武汉癫痫病到哪里治的便宜,阿Q兜里有了钱,摇身一变,成了老Q。我觉得也只有在这时,阿Q是最有可能姓赵的。有钱后的阿Q喝酒时不再赊账了,兜里的钱晃得当当直响。要是换做是我,如果本分,自然是老实一点,花钱买上一些土地,修建一所房子,养些牛羊鸡鸭,等生活稍宽裕些时就讨一个,过上老婆热炕头的日子。如果追求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那就提着钱去找花姑娘,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上几顿再说。当然前者更符合我的追求。

  我还记得阿Q在公堂上签字画押时,由于他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他画了一个圈,他有生以来最圆的,也是最的一个圈。他死时只有三十岁,竟然只比我大上一岁,如果我要做阿Q,恐怕得提前做准备了,首先立下这方面的崇高,然后开始洗心革面,重新。但我似乎并无这样的雄心壮志,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刚进入社会那几年,我曾大肆吹捧阿Q先生的“精神胜利法”,从他那里我得到很多东西,比如,比如自欺欺人。他在我眼里曾是“明师”,曾是我文字中常亮的那盏精神之灯,他曾照耀过我所有的夜晚,并彻底燃烧了我的。过去,我是发自肺腑的敬佩他,为了活着,他可以完全丧失。他的麻木不仁时刻提醒着我活着的意义。

  有时候我在想,阿Q该死吗?当然不该,他成了替罪羊。在他被囚车押赴刑场的时候,他看到了人群,一群等着看他被杀头的人群。如此的人群,如此的热闹,不禁让人毛骨悚然。这是第一次这么多人为了他而来,阿Q应该感到高兴,兴许就在此刻,人群中的吴妈突然被他那副慷慨就义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晕倒是什么原因的壮举而震撼,继而钦佩加,脑袋里再有些以身相许什么的怀春杂念,也不枉阿Q先生对吴妈的痴心一片啊!

  阿Q死时并没有把“我手执钢鞭将你打”唱好,人群的鼎沸声混杂着他无趣的心跳声,就连他的呼吸在封建社会的框架中都有些多余。

  阿Q是死的,自始至终他都是死的,他不曾真正活过一秒。这是我最同情他的一点。至于另一点就是,到死了都还没碰过女人,真是可怜到了家。如果等哪天我对画画产生浓厚后,再假以时日画技得以提高,我一定画一张马金莲的肖像烧给他,他在黄泉之下能一解生理之急。假如他对画有要求也可以随意提出,比如衣服要少画些,露肩露胸露大腿都行,只要他高兴。

  取悦阿Q不是我的目的,我是想模仿东山的那一脸奴才相,如果我在东山大学毕业,我一定见到洋大人就情不自禁的下跪,下跪还不能表达我崇媚洋外的决心,我打算咚咚咚的在地上磕上几百个响。倘若不能取悦洋大人,我打算出绝招,叫他们“洋”,叫他们“洋”。倘若还不能取悦洋大人,我就画一张阿Q先生的遗像亲手送给他们,并题字:“阿Q在此,不要放肆。”看来阿Q在抵挡中国人崇洋媚外的阵线上是坚不可摧的一道防线,的是依然有人为了面子,为了在中国同胞面前炫耀而把自己送了上去。把自己送给外国人,我觉得她们还不如把自己送给阿Q先生。如果这样,阿Q先生也不至于无儿无女的断子绝孙了。真是中国人的,真是华夏民族的耻辱。

  个人认为,阿Q是有机会成为圣人的,他把杀头看做是每个人都青少年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需要经历的事,我很钦佩他。我曾经想过自己的很多种死法,英雄点的是为了民族大义慷慨赴死,不皱眉头的那种,被杀头前还大声骂娘的那种。寻常点就是寿终正寝,吃饱撑死,或者是被一个冷笑话笑死之类的死法。当然,我都没机会,因为我成了宋Q,这样的名字对于我来说有非凡的意义。它证明了我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阿Q先生的师门了,至于另一只脚,可能还要走上几千年才能踏入师门。

  阿Q有时也是可恨可耻的,他既被人欺负,又想欺负比他弱小的人。摸了小尼姑不算,还去尼姑庵偷萝卜,被抓个现行后还用歪理逻辑对老尼姑说:“是你的萝卜你叫它它答应你吗?”如此无赖行径辜负了华夏民族赋予他勤劳本分的传统美德。

  阿Q的死是有深刻的意义,他不是封建社会第一个死去的人,但是他却是鲁迅先生文字中死得最有意义的一个人。阿Q不该死,但是他却必须死。我在想,如果可能,我愿意替阿Q去死,阿Q的活着比我更有历史意义。他可以见证封建王朝的没落,他可以娶妻生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过上劳苦大众最的生活。

  可惜,阿Q只能帮人舂米,做些短工来养活自己。他的尊严,它的麻木,再到他的无知,他的一生事迹把一个好好的“人”字活生生写成了“狗”字。出于,我喜欢狗。出于尊严,我厌恶狗的身份地位与追求以及充满屎味的精神世界。

  今天,我借阿Q白骨森森的尸骨,还这个世界既脏且臭的魂。

  2019。9。20竹鸿初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